首頁 > 醫藥管理 > 醫藥觀察

第二輪帶量采購能否解決“買藥難”

2019-09-02 14:43 點擊:

核心提示:如果說第一輪帶量采購解決了“藥價高”,新一輪帶量采購無法回避的一個問題就是“買藥難”。9月1日,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對外發布文件稱,為擴大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改革效應,在“4+7”城市及已跟進落實省份執行集中采購結果的基礎上,開展跨區域聯盟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允許“多家企業”中標,采購主體擴至民營醫院……新一輪帶量采購在原政策基礎上進行的諸多變動,能否緩解藥企壓力,幫助患者買上“降價藥”呢?

如果說第一輪帶量采購解決了“藥價高”,新一輪帶量采購無法回避的一個問題就是“買藥難”。9月1日,上海陽光醫藥采購網對外發布文件稱,為擴大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改革效應,在“4+7”城市及已跟進落實省份執行集中采購結果的基礎上,開展跨區域聯盟藥品集中帶量采購。允許“多家企業”中標,采購主體擴至民營醫院……新一輪帶量采購在原政策基礎上進行的諸多變動,能否緩解藥企壓力,幫助患者買上“降價藥”呢?

擴容25個城市

文件顯示,帶量采購地區在原11個城市的基礎上大范圍擴容,新增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江蘇、浙江等25個地區。

這也就意味著,在2018年12月首批4+7試點城市集中帶量采購入選品種公布、今年上半年河北、福建先后落實跟進4+7后,在全國范圍內,除去港澳臺地區外,其他34個省級行政區域均已納入集中采購范圍。

在北京鼎臣醫藥管理咨詢中心創始人史立臣看來,在區域試點的基礎之上,擴展至全國是一種必然選擇。“在范圍得以擴展至全國后,制藥企業一個產品進入采購名單后,各地按照統一價格采購,企業也無需頭疼以前存在的區域性價格差等,這一點企業是歡迎的。”在史立臣看來,集中采購范圍擴展的另一明顯利好在于,給出的市場范圍不再一樣,“范圍擴大,這對企業、醫保來說,都是好事。”

首輪“4+7”帶量采購,主要以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11個試點城市在內的所有公立醫院作為采購主體,集中采購阿托伐他汀口服常釋劑型等25個藥品。今年3月份起,11個試點城市的公立醫院已開始執行帶量采購。

第一批帶量采購過境,藥品最大降幅達96%,但問題也接踵而至。彼時,許多患者反映降價后的抗癌藥“買不到”了。北京商報記者走訪北京市某三甲醫院時,該腫瘤科主任表示:“許多患者聽到消息一早就來排隊,沒兩個月藥就沒貨了。”

國家醫保局醫藥服務管理司司長熊先軍日前回應稱,確實出現了這樣的問題,國家醫保局將進一步擴大集中采購規模,通過開展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的評估,繼續加強試點情況的監測和指導,讓更多的地區、更多藥品參加到集中采購中,讓更多患者享受到集中采購的政策福利。

對于其中的原因,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解釋稱:“患者對藥品的需求非常大,但高昂的藥價如同一座大壩,帶量采購談判使藥價驟降,大壩被削去了4/5的高度,需求就會像洪流一樣釋放。”該人士進一步解釋稱,藥品需求驟然增大,但后續的配套卻沒有跟上,藥企的生產供應能力等問題顯現了出來,導致許多患者在醫院買不到低價抗癌藥。

允許多家企業中標

新一輪帶量采購的亮點在于,相比首批帶量采購采取“獨家中標”原則,第二批帶量采購允許“多家企業”中標。

在第一批國家集中采購中,每個品種的中標企業只有一家。而根據新規,中選企業不超過2家(含)的品種,本輪采購周期原則上為1年;中選企業為3家的品種,本輪采購周期原則上為2年。在采購量的約定方面,根據中選企業的數量(1-3家),約定采購量為首年約定采購量計算基數的50%-70%。

國家帶量采購擴面的同時,此次采購品種允許多家中標,這也將避免出現企業生產能力不足的問題。今年6月25日,河北省藥品集中采購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關于對福辛普利鈉片集中采購的公告》,河北表示,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中選企業中美上海施貴寶制藥有限公司已承諾在該省以國家藥品集中采購中選價供應福辛普利鈉片,但該企業生產能力尚不能滿足河北省采購量需求。

興業證券曾在研報中指出,獨家中標固然更有利于降價,但如果推廣至全國,則在極端情況下,如中標企業出現質量問題、突發情況或有意斷供,藥品供應保障會受到極大沖擊。且全國推開的獨家中標容易讓企業面臨“0或1”的選擇,在產能規劃、原料藥保障等方面的預測會很困難。興業證券研報認為,如果未來在全國執行中能夠讓3家或更多的仿制藥一同保障供應,則可以在價格與供應保障之間求得平衡。

“價格、質量的前提下,允許更多企業參與,有利于提振醫藥行業,給更多企業的參與信心,也保證了藥品供應保障能力。”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高級行業研究員張修寶指出。

此外,首輪帶量采購,由于采取獨家中標原則,企業競爭激烈,中標品種平均降價五成左右,降幅也超出市場預期。如今的第二輪帶量采購,允許多家企業參與中標,意味著企業后續降價空間或有所收窄。

民營醫院加入

第二輪帶量采購的品種仍與首輪一致,但采購主體已從公立醫院擴展至民營醫院。文件顯示,各地區委派代表參加聯合采購辦公室,代表聯盟地區公立醫療機構、部分軍隊及社會辦醫療機構等實施部分藥品及相關服務的集中帶量采購,由上海市醫藥集中招標采購事務管理所承擔日常工作并具體實施。

在史立臣看來,將社會辦醫療機構納入采購主體,意味著采購量的擴大,對企業來說,是更大的利好。

實際上,在第一輪帶量采購當中,獨家中標的20家藥企雖然通過降價換來了大范圍的銷售市場,但也因降價幅度過大,銷售收入受到了制約,無形中降低了企業的積極性。

在角逐帶量采購中標資格過程中,華海藥業作為最大的“贏家”,公司旗下共有6個產品中選。彼時,由于華海藥業的銷售市場主要在海外,帶量采購被公司視為是一次開拓國內市場的好時機。但從公司8月30日披露的半年報來看,今年上半年,公司實現營業收入26.53億元,僅同比增長4.50%。對此,華海藥業解釋稱,國內制劑4+7帶量采購中標產品銷售數量大幅增長,但價格相對較低,收入增幅較小。

正大天晴旗下乙肝藥“潤眾”分散片曾以降價九成奪得“4+7”帶量采購試點地區公立醫院獨家供應商資格。近期,正大天晴在港上市的母公司中國生物制藥披露的半年報亦顯示,今年上半年,“潤眾”分散片的銷售額約16億元左右。對比去年同期,該產品的銷售額反而減少了約1.74億元。

根據聯采辦此前在上海組織召開的藥采政策通風會的會議精神,第二輪集采的中選原則是適度競價,多家中選,不過度追求降幅。

“企業不參與中標的話,會面臨生死存亡考驗;中標了,起碼還有錢賺,只不過現在賺的錢少了。國產仿制藥通過低價,換到了市場份額。但對于國產仿制藥來說,在保證質量合格的同時,要學會控制成本;如果無法控制成本的話,要盡早開始學會轉型。”西南證券醫藥首席分析師陳鐵林表示。

醫療戰略咨詢公司LatitudeHealth創始人趙衡也指出,帶量采購是大勢所趨。業內也預判,隨著第二輪帶量采購招標政策改善,藥品降價幅度或有所收窄,不過從長期看,仿制藥已進入微利時代。

北京商報記者 陶鳳 常蕾

Tags:

責任編輯:露兒

圖片新聞
中國醫藥聯盟是中國具有高度知名度和影響力的醫藥在線組織,是醫藥在線交流平臺的創造者,是醫藥在線服務的領跑者
Copyright © 2003-2019 中國醫藥聯盟 All Rights Reserved
运财酷儿走势图
快3怎么计算下期和值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 彩乐乐广东十一选五 甘肃十一选五 股票账户查询 能创房间的斗牛软件 单机麻将免费 排列五500期基本走势图 广东麻将怎么点炮胡 体育彩票双色球第39期 浙江6十1开奖公告 幸运飞艇官方推荐网址 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 宝博捕鱼官方下载app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专家推测 买广东十一选五害人